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句子 > 文章正文

傻子烧饼

时间: 2020-05-04 15:00:35 | 作者:万芊 | 来源: 美雅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傻子烧饼

  那时爷爷的爹爹在老镇上经营一家烧饼铺子,还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手艺。那烧饼用的是上好的新面粉,又香又有嚼劲。贴炉子的一面坚实,吃了耐饥;烤的一面焦黄,松脆留香。最让人赞口的是烧饼的馅,似馅非馅,柔绵多味儿。有纯甜的,甜的如蜜,小孩吃了,舔了半晌,嘴角还留着甜味儿;有葱花椒盐的,满口生津,让人久久回味;更有那表面一层烤过的芝麻,香得诱人。

  爷爷的爹爹一直想把手艺传给爷爷,然而爷爷想参军,不肯学艺。唯有爷爷的弟弟一直跟在爷爷的爹爹身边。可爷爷的弟弟是个傻子,从小就傻。爷爷的爹爹自然不会把手艺传给傻儿子。于是,爷爷的爹爹常埋怨爷爷不务正业。爷爷怕他爹爹唠叨,总躲得远远的。

  1948年,物价飞涨,面粉紧俏,能够吃得起烧饼的人家很少。爷爷家的烧饼铺,半开半关,举步维艰。铺里的面粉,像宝贝一样藏着。烧饼炉子,也时常熄火,只有一些大户人家事先预约了,积了几单生意,才点火生炉子烤烧饼。烤了烧饼,放在竹篮里,由爷爷的傻弟弟一家家送上门。有时,附近几个村的大户人家也预约烧饼,由傻子送。

  傻子送烧饼挺敬业,爷爷的爹爹跟他说,这烧饼非常金贵,靠着它养家糊口,千万不能碰的,哪怕一口饼渣、一粒芝麻也不能。傻子挺听话,再饿也不会去打烧饼的主意。每回,临出门时,爷爷的爹爹总在傻儿子的口袋里装上俩粗粮窝窝头。傻子饿了,就啃窝窝头,啃得比啥都香。

  这年到了冬天。爷爷家烧饼铺生意更难做了,大户人家生怕露富,都紧闭门窗,很少预订烧饼。炉子熄了一天又一天。

  终于有一天,有一个操外地口音的中年人,小心翼翼地掏出几块大洋,预订几十只烧饼。生火,和面,要一个时辰,那外地人指了指方向,先走了,让把烧饼送到高村。

  高村,傻子去过。有一棵银杏树,在村头,是个路标。等生了炉子、和了面、烤了烧饼,让傻子送烧饼时,天空昏昏地飘起了雪花。临走时,爷爷的爹爹照例给傻儿子塞了俩窝窝头,指着远处的银杏,给傻儿子说,你到了那儿,就在树下等。

  谁料想,雪越下越大,天色越来越昏,最后只有茫茫一片白雪。

  到了夜里,一直不见傻子,所有的人都急了。爷爷的爹爹央求一些街坊,朝高村方向找人。雪太大,已积得很深,走路也难。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好不容易找到银杏树,大家都呆了,树下根本没有傻子,甚至连傻子来过的痕迹都没有。后来,终于见到了预订烧饼的中年人。中年人很沮丧,说他是部队医院的,有好几个重伤员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。预订烧饼,是部队首长特许的,可一直等到现在,他们还没有见到烧饼。

  众人急了,散开去,朝其他更远的方向去找。而爷爷的爹爹又专门赶回镇上烧饼铺,补做了烧饼送过来。一夜没睡,马不停蹄地四处找。第二天,找了整整一天,没找到。第三天又找了整整一天,也没找到。雪一直不停地下着。

  后来镇上乡校的先生出了个主意,说不要漫无目的地去找,因为傻子临走时,他爹跟他说找高村的银杏树,说不定他雪中迷了路,在其他村的银杏树下等呢。爷爷的爹爹很伤心,说已经这么几天了傻小子冻不死,饿也要饿死了。众人都宽慰爷爷的爹爹,傻子再傻,手里拎着一篮子烧饼,怎么会饿死呢?

  四天后终于有人在二十里开外的低村找到了傻子,那低村也有一棵银杏树。傻子也不傻,他抱了好多干稻柴火,做成了一个避风保暖的小窝,人蜷缩在干稻柴火中,只是身子已经僵硬了。手里拎着的篮子好好的,篮子里的烧饼一个也没少。傻子竟然是饿死的。众人都说,这傻子实在是太傻了。

  部队首长知道了,专门派人帮助我爷爷厚葬了傻子。

  开春后在部队的扶持下,我爷爷的烧饼铺恢复了元气,生的爐子不用熄火了。

  部队首长还专门给爷爷的烧饼铺写了个店名:傻子烧饼店。

  现在老镇上有几家傻子烧饼店,有的叫正宗傻子烧饼店,有的叫老傻子烧饼店,每一家都生意红火。

  (常鑫摘自《小说月刊》 图/雨田)

文章标题: 傻子烧饼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meiyatt.com/juzi/110974.html
文章标签:烧饼  傻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