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丧尸

时间: 2019-08-01 18:10:29 | 作者:7天 | 来源: 美雅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丧尸

  一大早上起来,脑袋有点昏昏沉沉,我用手使劲锤了锤,却也不见好转。这时手机响了,我摸索了半天终于在裤裆里掏了出来,按下“接听”键后,电话那头就像刮起了台风“山竹”,将我脑门震得嗡嗡的。“死朱荣!你怎么还没来!老娘等你半个多小时了!限你二十分钟出现,否则的话老娘将你的毛全拔光!”这一声怒吼,将我的睡意瞬间震得无影无踪,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女朋友琳琳的生日,我答应要陪她去逛游乐园的,却不料一下子睡过了头。我连忙说自己现在正在路上,只不过有点堵车。一边说着,一边迅速穿好衣服,脸也顾不上洗了,抓起手机就往校门口跑去。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,好在今天星期天,路上没什么人,用了17分钟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远远的看到琳琳正站在游乐园门口,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身后,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小熊,在她眼前晃了晃,她兴奋地一把抱了过去,然后抱住我脖子猛亲了两口,终于把我迟到的事给忘了。我有些尴尬地四周看了看,赶紧用手把脸上的口红给擦去,太丢人了。“你怎么这么晚才来,我都快转完了。”她好像并没有忘了这茬。“没关系啊,可以再转一遍嘛!”我赶紧转移话题,“过山车还没玩呢!”但是之后才知道自己这个提议有多傻逼,从过山车上面下来后,我足足吐了十分钟,就差把屎都吐出来了,而琳琳在一边笑的跟个傻子试的。正在这时,一瓶水出现我眼前,我来不及细想,赶紧猛喝了几口,肚子好受了一些,抬头一看,发现递给我水的不是我女朋友,而且一个一身西装的中年人。我连忙站起身,向他道了谢。那人很绅士,笑了笑说:“今天我们游乐园新开放了鬼屋的项目,不知二位有没有兴趣免费体验一下?”我一听“鬼屋”二字,连忙摇头,倒也不是我害怕,只是琳琳对于这类鬼怪之事向来十分抵触,但是这次她却一反常态,满口应承了下来。“免费的哎!”请允许我投以鄙视的目光。在门口把东西存放一下,我们就走了进去。进去之后,发现已经有很多人在里边,看来我们二人也只是“碰巧”来免费体验的其中之二。鬼屋里通常的设定也就那几种,无非是用恐怖的气氛,惊悚的音效,以及突然蹦出来的“鬼”来吓人。我们今天玩的这个鬼屋是医院题材,讲的是医院被一种丧尸病毒感染了,所有人都成了丧尸。琳琳刚进去就尖叫连连,我从来都不知道她的肺活量竟然这么大,当然这种时候,正是我表现英雄气概的时刻,我搂着她一路轻手轻脚地过了三四个房间,每当遇到丧尸,我都是漫不经心地打个招呼,哎呦,这位兄台你的妆花了;咦,小姐姐你多拿了两条胳膊;嗨,大爷你也来玩啊,小心身体;嗬,美女你穿的太暴露了,非礼勿视啊……我二人准备从第四个房间出去的时候,屋里的灯“呲呲”闪了几下,灭了,顿时屋内一片黑暗,墙上有一行字闪着荧光,我定睛一看,上面写着“乾坤倾覆,日月颠倒!”我对此不明所以,心中也有些疑虑,但是黑暗中琳琳双手搂着我的胳膊往她身上贴得更紧了,手臂感受着女朋友胸前的酥软,顿时心跳快了几分,我安慰了她几句,靠近墙壁,借着字迹的荧光往门口慢慢摸过去。然而就在这时,怪事出现了,我二人明明在往前迈步,但是前边荧光字却好似在远离我们,我记得灯灭之前门距离我有四五步远,但是现在我们走了十几步了却仍然没有摸到门口,琳琳害怕地问:“我们这是迷路了吗?”我也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,只得拍了拍她的肩膀,以示安慰。看来这个鬼屋跟之前的不太一样啊。我靠着墙壁想了一会,突然感到有一只手在摸我的脸,感觉湿漉漉的,我没好气地说:“琳琳,别闹了。”“怎么了?”琳琳有些好奇地抬头看了我一眼,黑暗中也不知道她看见了没有。我这时才猛然发现,琳琳的双手都在搂着我的胳膊,哪来的手摸我的脸?忽然转念一想,会不会是鬼屋里安排的“鬼”在吓人?虽然觉得有些奇怪,毕竟之前经历过,心下有些坦然。因为有规定,不能殴打鬼屋里的工作人员,所以我就伸出右手准备把那丧尸往旁边拉过去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哎,兄弟,借个道。”谁知道我这一拉不打紧,右手竟然扑了个空!我又转过身,发现后边也没人!这一惊不小,顿时全身冷汗涔涔,呼吸也有些重了。琳琳感觉到我的变化,轻声问我怎么了?我这次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,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!我明明感受到一只湿漉漉的手在摸我的脸,可为什么前后都没有人?还有那扇诡异的门,为什么会找不到了?墙上的字到底是什么意思?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,接着在脑子里把进来的过程好好捋了一遍,目光顿时集中在墙上的荧光字上,看来这两行字就是关键!我又朝着字往前走了几步,然而那行字却离开我更远了,突然身子碰到了一个东西,黑暗中我伸手摸了摸,发现是个桌子,我心中疑惑,记得刚进这间屋子的时候,桌子明明在屋子角落处,可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顺着桌子往上摸去,却摸到了四根柱子,我心下诧异,这张桌子生的奇特,莫不是放反了?我又往下摸了过去,顿时发现桌子下面什么也没有,这张桌子竟是倒立悬在空中的!我心头一震,正准备缩手,突然一只湿漉漉的手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!紧接着,从桌子下(因为桌子是倒立的,所以其实是桌面上)探出一个脑袋,一双眼睛闪着绿光,幽幽地盯着我,一张血盆大口,顺着那闪着白光的锋利牙齿中间流出一滴滴令人作呕的粘液,琳琳吓得把头埋进我的胸口,当此之时,我也来不及胡思乱想,用力想要挣脱那丧尸的束缚,但是他的手如同一只虎钳一般死死扣着我的手腕,我竟丝毫动弹不得。我来不及细想,甩开琳琳搂着我胳膊的手,一通乱摸之后抓住了一个东西,我也来不及细看,就一下子砸在那丧尸的手上,那丧尸吃痛,尖叫几声松开了我的手,我又往他脑袋上补了几下,他顿时倒地,不再动弹。我生怕他再暴起反扑,于是拉着琳琳跑开了几步,但是奇怪的是,我明明是远离那张桌子,可跑了两步竟然身子碰到了桌子,这下我有点回过味来。我又看了一下墙上的两行字:乾坤倾覆,日月颠倒。会不会是说这个屋子的所有东西都是颠倒的?我们要往前出门,其实应该是向后走?我按着这个思路,拉着琳琳转过身,准备往远离荧光字的方向走,突然发现这两行字竟然又出现在了我们前方!我本能地往后转过头,发现后方仍旧有一行一模一样的字!这一下吃惊不小,琳琳也发现事情不对头了,吓得尖叫了起来,我连忙捂住她的嘴:“你别把鬼再招来了!”琳琳呜呜啦啦正要跑开,突然一阵风声过来,一个满脸血污的丧尸正张牙舞爪地扑过来,我一把拉过琳琳,飞起一脚踢翻了他,正在这时,耳边又传来一阵“咯吱吱”的声音,好似牙齿摩擦一般,听来令人心头发痒,我来不及转头去看,甩起刚才手中的棍子,一把捅了过去,这只丧尸的牙齿被我打掉了几颗,他退了一步,又恶狠狠地扑了过来,这次我双手握住棍子,一下子砸在他的太阳穴,顿时倒地不起。当此之时,我也顾不得工作人员的性命了,拉起琳琳就往前边门口跑去,然而那行字却仍然在远离我们,但是这次我却摸到了一扇门,耳中听到又有丧尸低声嘶吼着追了过来,我来不及细想,拉着琳琳钻进这扇门里,碰的关门后,立马锁了起来。进得门来,眼前亮了起来,原来这个屋子是有灯,这下心头稍安,琳琳此时吓得不轻,我抬起手准备拉她的手,突然发现手里握着的“棍子”竟然是一根腿骨!吓得我立马把它甩了出去,那根腿骨在空中转了一圈砸在了一个玻璃橱窗上,玻璃被砸碎了,从里边掉出来许多小瓶子。琳琳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,待看得清楚,又吃吃笑了起来:“亏你还是学医的呢!怎么连骨头也害怕!”我这才想起来,这玩意儿我们平时做实验把玩得太多了,只是在这种环境下突然见到,还真是有些心头一惊。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,嘿嘿笑了笑。这一打岔,倒把刚才的紧张去了几分,琳琳也明显好了许多。我开始打量这个屋子,这个屋子看起来像是一个手术室,一张手术台上吊着一架无影灯,旁边放着手术刀,止血钳,剪刀之类的工具。我拿起一把手术刀递给了琳琳用以防身,自己则挑了一把锤子傍身。有武器在手,顿时胆气壮了几分。“刚才那些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跟真的丧尸一样?”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很确定那些人是真的想要我们的命。”“那我们要怎么出去?我不想玩这个鬼屋了。”琳琳打起了退堂鼓。其实我在心里早已打了十二遍退堂鼓了,只是刚才的情况确实是匪夷所思,那个房间的空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,也许这里真的出现了丧尸也说不定。我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琳琳,知道太多,对她反而不好。我又围着手术台转了一圈,发现地上有一摊血迹,顺着血迹的方向,一片衣襟从一个柜子里露了出来,我向琳琳使了个眼色,琳琳会意,我二人分做两路,慢慢朝那柜子挪了过去。我示意琳琳,待我开门之后一起动手,她眼神有些犹豫,但仍旧点了点头。我用锤子的手柄拉开了柜门,只见一个人正在柜子里瑟瑟发抖,我不及细看,大喊道:“琳琳动手!”当此之时,我轮着锤子,眼看就要砸到那人的脑袋上,那人惊慌失措地转过脸,我看见那人,连忙收住锤子,但是琳琳的手术刀却一下子刺中了那人的左肩,他痛的大叫一声,琳琳也吓了一跳,手术刀落在了地上。我之所以停手,是因为我看到柜子里的是人非鬼,之前我们一块进鬼屋时见过,虽然只有一面,但我却记忆深刻,只是当时他是跟一个大胸美女在一起,不知怎么现在只有他一个人。我连忙把那人搀了出来,琳琳也在不停的道歉,原来刚才她心中害怕,动刀的时候根本就是闭着眼睛的。我简单给他包扎了一下伤口,问他怎么会躲在柜子里。那人一边用手扶着受伤的左臂,一边说:“刚才我和我女朋友正在跟着队伍走,突然有些丧尸发了疯似的袭击我们,那些根本就不像是工作人员,他们见人就咬,有好几个游客都被咬伤抓伤了,我为了掩护我女朋友逃跑,吸引着两三个丧尸往这边跑了过来,我趁乱跑到这个手术室,还好这里还算安全。”那人一边说着,一边看了看琳琳手中地手术刀,接着道,“如果没有遇到你们的话。”琳琳连忙给他道歉,那人知道她是无心之失,倒也并不怪罪。聊了几句,我们知道这人叫周琦,是隔壁大学的大二学生,他跟他女朋友也是听说这儿有个新开业的游乐场,所以想来这里体验刺激。“这下可真的很刺激了。”周琦叹了口气说道。听周琦这么说,看来大家都是在进来之后才遇到状况不对的,可是这个鬼屋怎么看都有些诡异,刚才的屋子里已经迭遇惊险,这个屋子肯定也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。想到这里,我起身四处搜索,周琦见状,说道:“你不用麻烦了,我刚才已经在这里找了半个钟头了,一个出口也没有。”听他这么说,我这才发现就连我们刚才进来的门也不见了,那里边一片光滑,丝毫不像是有门的样子。看样子,周琦当初趁乱进来的门也不见了,整个手术室,只有一个橱窗,一个柜子,一台手术台,另外就是一些桌子椅子之类的,肉眼可见别无他物。我打开橱窗,里边散落着刚才我用腿骨打碎的玻璃碴子,还有一些瓶瓶罐罐。除此之外,只有一张信纸,上边写着几行字:天使已经死去魔鬼即将永生地狱之火降临洗涤万物众生。这几行字写的云里雾里,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我把信纸递给了周琦,他看后摇了摇头道:“这么说我们是死定了?”我啐了他一口道:“不要胡说八道,我们既然能进来,就一定能出去!大家再找找看。”周琦小声嘀咕了几句,也开始找起出口来。我把信纸放下,仔细看橱柜里的瓶子,有青霉素,医用酒精,医用盐水,还有一个棕色小瓶子,标签上写着“白磷”,白磷遇空气会自燃,难不成让我们自焚?眼看橱柜里没什么别的有用的信息,我准备离开,突然,我一眼瞥见橱柜角落有一个小小的凸起,我用手轻轻按了一下,只听“咔咔”一阵响动,从橱柜下边探出来了一个抽屉,抽屉上是一盘棋,黑白相间,原来是围棋。这下可把我难坏了,我对围棋 一窍不通啊。这是琳琳和周琦也都凑了过来,周琦看了一下道:“原来是下围棋啊,这可是我的专业。”说着捻起一枚黑子就要落入棋盘,我连忙制止了他。“喂,你可不要乱来啊!你会吗?”“把那个吗字去了!”周琦一脸骄傲地说,“我可是我们学校围棋大赛的冠军,这局棋我一看就看出结果了,虽然黑子暂时处于劣势,但是白子战线太长,很容易就会被人分割包围,你们啊就瞧我的吧!”我听他说的头头是道,也是无话可说,毕竟我自己对这围棋是真真的门外汉,不过心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却说不上来,眼下只得静心观战。周琦果然如他所说,棋艺不凡,大概落了二十多子之后,最终赢了对手。我们高兴的相互拍手,正在此时,从刚才周琦躲避的柜子处“咔咔”又伸出一个柜子,只见柜门大开,周琦高兴的说:“我猜出口肯定就在这里!”琳琳兴奋地拍手叫好:“那我们快些走吧!”于是周琦打头阵,从小柜门钻了进去,琳琳紧随其后,我跟着也钻了进去,然而走了不到两米,就听到周琦在里边喊道:“不对!不对!快退回去!”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也来不及问他,只得从里边退了出来,等到周琦从里边出来时,一只血手抓住了他的裤子,周琦挣脱不掉,我和琳琳赶紧上前拉他,只听“兹拉”一声,他的裤子被扯破了,半条腿露在外边。我们赶紧把他拉出来,使劲关上了柜门,又拉过两个桌子堵住门口,里边的丧尸嘶吼着敲打柜门,不过一时半会应该出不来了。定了定神,我问周琦这是怎么回事。“卧槽,我刚进去。就见到里边有无数的丧尸冲了过来!”周琦没好气地说:“话说你打开的机关怎么是个陷阱?明明是我们赢了好吗?”看来我们下棋赢了对方竟然打开了死门,这局棋就是利用了人们的惯性思维,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自然都会以为是打赢才能通关,这游戏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只有输家才能过关。那封信纸上说:天使已经死去,魔鬼即将永生,这么说来这局棋的白子是天使,黑子是魔鬼?我可去你大爷的!放这么多丧尸出来,还自称为天使,这脸得多大啊?“当务之急是立马找到出口,要不然等这伙丧尸冲进来,我们就得变成一盘菜了!”“我看我们不会变成盘菜,我们会变得跟他们一样。”周琦一屁股做到了地上。琳琳听到周琦这句话,吓得哭了起来:“我才不要变成丧尸!朱荣,你快想想办法啊!”我脑子一片混乱:“你放心,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。”这时我想到那张信纸后两句写的:地狱之火降临,洗涤万物众生。现在前两句已经应验了,难道出口就应在最后两句?可是现在没有出口,如果贸然放火,我们被烤成烧猪怎么办?就算那时候没被烧死也要被呛死了。我心头一阵烦乱,却见柜门里的丧尸越来越多,眼看两张桌子已经顶不住了,我又把手术台拉了过来,压在柜门上,这时从床上掉下来两件手术衣,这时我突然想起来临床老师讲过有一种手术衣可以防火隔热,我拿起一看,触手冰凉,果然就是这种,于是我把计划跟他二人说了,虽然冒险,但却值得一试。于是我拿出橱柜里的白磷,往柜门里的丧尸身上一撒,丧尸身上瞬间便着起火来,顿时火势蔓延,里边的很多丧尸和柜子也都烧了起来,丧尸吃痛,更加凶猛地撞击柜门。我喊了一声“快钻!”周琦一个人钻进一件手术衣里,我和琳琳钻进另一件,这时里边的丧尸群情激奋,带着身上熊熊烈火进得门来。他们用力地撕扯包着我们的手术衣,却撕扯不开,也亏得这些丧尸不会使用拉链,否则我们肯定会被这群怪物撕得粉碎。过了十几分钟,听得外边早已没了声响,琳琳想要挣扎着出去,我示意她再等等,又过了四五分钟,我们从里边出来,却发现这里竟然并不是我们刚才所处的手术室,看来这个鬼屋里的空间并不是真实空间,有可能是平行空间或者翘曲空间之类的,但是在地球上为什么会出现平行空间呢?这可是只在科幻电影中才有的场景,不过想想今日所经历的一切,就算说我们现在在拍科幻电影我也能够接受。接下来我们三人打量了一下我们所处的环境。只见四周一片虚无,只有我们所站立的地方有一块五米见方的平台,不知道是什么地方。“你看那边!”我顺着琳琳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距离我们几十米远的地方也有一方平台,上边也有三个人,正朝我们这边看过来。我走近了几步去看,这一看之下,顿时如遭雷击!那三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三人自己!起初我还以为是镜像中的我们,但是那三人除了样貌与我们一样之外,其他的神态,动作跟我们现在完全不一样!而那三人显然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,顿时错愕、惊诧、恐惧各种表情浮现在脸上,显然他们对于我们的存在也非常震惊。周琦暴躁地喊道:“你们是谁?干么装神弄鬼地吓唬我们?”琳琳“哇”地哭了出来,我也顾不上安慰她了,也朝着那三人大喊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那三人好似没有听到我们说话,竟然相互争吵起来,看他们吵的激烈,我们却是一个字也没听到。吵了一会,那三人中的“我”拿出手中的锤子,一下子锤在了“周琦”的脑袋上,顿时脑浆迸裂,鲜血溅了“我”一脸,“周琦”晃了晃,从平台上掉了下去,也不知道掉到了什么地方。这下变生肘腋,把我们三个给吓了一跳。此时那个平台上剩下的“琳琳”也是满脸不信地瞪着“我”,突然,那个“我”一把把琳琳推下了平台!然后他满脸狞笑地望着我们,那样子恐怖诡异。此时,我们三人都是一脸懵逼,完全不明所以。然而就在这时,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平台,平台上又有跟我们一模一样的三人,这次“周琦”出其不意,先发制人,把“我”推下了平台,而“琳琳”为了救我,连忙伸手拉“我”,却不想被“周琦”一脚给踢了下去。之后,在周围的空间中出现了无数个平台,每次三人的结果都不一样,但大多都只剩下一人留在了平台上。“看来这些是我们三个人可能发生的结果。”“结果就是我们三个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?”周琦挑了挑眉,语气有些不耐。“我不知道,我想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。”“狗屁的解决办法!”周琦暴跳如雷,“从我们进来这个鬼屋开始,我们就一直落入别人的圈套。当今世界有哪个国家有能力建造这样一个鬼屋,仅仅是为了挣那几个门票钱?这些丧尸,平行空间、预知未来,哪一样是我们地球的科技所能达到的高度?你告诉我会有解决办法?解决个屁!我看你他妈就是想把我解决掉!”话音未落,周琦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就要向我冲来,我连忙拿出锤子格挡,周琦一刺不行,变刺为划,我一闪身让了开,却不料周琦并不跟进,转身就把琳琳扣在怀中,手中匕首横在琳琳脖颈,琳琳挣脱不掉,皮肤早被匕首割破,一丝血迹从伤口处渗了出来,我连忙收住锤子,乞求周琦:“你不要伤害琳琳,有话好说。”周琦脸上狞笑:“哈哈,有什么话好说?”“周琦,你放开琳琳,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确保大家的安全。”“确保你大爷!你还看不明白吗?那无数次的结果都证明了在这里只有一个人能活!你觉得我会把这机会让给你吗?”周琦一边说,一边用匕首在琳琳的脸上比划着:“只是可惜了这俊俏的娘们了,要不然我还想多快活快活呢!”我眼见琳琳被他所制,苦于没有丝毫办法,只得拖延时间道:“周琦,你女朋友跟你走散了,你难道不想找她吗?我可以帮你。”周琦“呸”了一声:“你怎么帮我?你以为我女朋友是怎么跟我走散的?”“你不是说你为了掩护她,吸引着丧尸跑到了手术室吗?”“哈哈哈哈!”周琦狂笑道,“你还真是天真啊,我说什么你都信。”我一愣:“难道?”“不错!若非我用她拖住丧尸,恐怕我就没有机会跟你们在这儿废话了。不过那骚娘们也是该死,背地里也不知道勾搭了多少个男人,要不是看她胸大活好,我能跟她在一起这么久?”周琦的话简直让人不寒而栗,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对朝夕相处的恋人下如此大的狠手,但是琳琳现在受制于人,我却没有丝毫办法。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肯从这跳下去,我就放了你女朋友。”“你说真的?”“当然。不过我只是觉得这样更好玩一点,哈哈哈哈。”“好,只要你说话算数,我可以从这里跳下去。”“不!”琳琳哭着喊道,“死朱荣!你不要信他!”“闭嘴!”周琦用力摁住挣扎的琳琳,接着说,“趁我改变主意之前,做出你的决定!”我满腔悲痛:“琳琳你要好好活下去…”正在我准备跳下去的时候,琳琳一把拽住周琦,二人翻身滚下了平台,我连忙伸手去拉,却只把琳琳的一截衣袖扯了下来,顿时胸口如遭重击,一口鲜血呕了出来。突然间,我全身僵硬,一丝一毫不得动弹,周围亮了起来,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眼珠,盯着我看了好一会,然后一阵雷鸣般的声音传来:“我日你仙人板板,这次实验又失败咯!”在极遥远处,有一个巨大的脑袋凑了过来,也看了我一会,说:“这是第五十三次实验失败了,得跟主任说一下,这次的小白鼠用完了,让他再带点过来。”“好的,我下午再做一个小青蛙的实验就可以休息两天了,这几天真是累死了。”“你真鸡儿爽,我星期天还得加班。”“那这只小白鼠怎么处理?”“扔了吧。”然后一只大手抓起了我,我只感觉世界天旋地转,随后我掉落了一片垃圾之中,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,我看到了那里有无数的我自己,和琳琳……

文章标题: 丧尸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meiyatt.com/jingdianwenzhang/59490.html
文章标签:丧尸

[丧尸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