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经典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母亲不借钱给我买房,却要我给她儿媳妇输血

时间: 2020-02-14 17:33:07 | 作者:粒公子 | 来源: 美雅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母亲不借钱给我买房,却要我给她儿媳妇输血

  不是只有血缘关系的才叫亲人,

  只有心中有爱,

  有牵挂,有柔情,

  又何必去在乎那一层的血缘关系呢?

  今天的故事很好哭,

  记得准备一下纸巾,

  我是粒公子,在评论区等你们哦。

  一忙完幼儿园的文艺汇演,我就火急火燎地赶到爸妈家。

  由于孩子上的幼儿园和我任教的幼儿园不是一个,今天我又要加班。

  所以我早早就给弟弟王谦发了短信,让他替我把楠楠接到爸妈那里。

  孩子还患着感冒,我得赶紧接她回去吃药。

  没想到一推开门,爸妈看到我后面面相觑,眼神闪躲,都不敢与我直视。
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千万别是楠楠出什么事了啊!

  我冲着里屋喊了两声楠楠的名字,爸抬起头,眉头拧成了几道沟壑,为难地对我说:

  “小柔,别喊了,楠楠找不着了。”

  这几个字如晴天霹雳,我眼前一黑,差点儿仰头栽了过去。

  妈赶紧过来扶住我,几句话我就明白了始末。

  原来王谦接她回来的时候,楠楠吵着要去游乐场,王谦在游乐场里一个买票的功夫,楠楠就找不到了。

  “王谦都快急疯了,他在游乐场里找到现在,他......”没等妈说完,我就一把甩开她冲了出去。

  当务之急,是赶快找到楠楠!

  冬天,天黑得早,七点,街上的灯牌就全亮了。

  以前楠楠最喜欢看街上各色的灯牌,今天这些灯影却晃得我眼花缭乱。

  游乐场已经闭园,我在门口扯着王谦又打又骂。

  “楠楠还得着感冒,这么冷的天你把孩子丢到哪去了!楠楠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绝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我的声音在冬夜中显得格外凄厉,骂到最后,我已是泣不成声。

  妈使劲拉着我,看我打骂王谦,她竟然指着脑门骂起了我。

  “差不多得了,王谦又不是故意的!他陪着你从下午找到现在,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,你做姐的不心疼他还怪他!”

  我怒从心头起,这叫什么话?

  “要不是王谦,楠楠怎么会出这档子事?我不怪他怪谁?楠楠是我的心头肉,找不回来我也不活了!”

  

  楠楠从出生到现在从没长时间离开过我,一想起这孩子下落不明,我就一阵阵的头晕目眩。

  我扯开嗓子嚎啕大哭,路过的行人纷纷对我侧目,爸妈也在旁边来来回回地劝着我。

  不多时,爸妈决定先带我回家休息一会儿,稍后再商量对策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王谦不见了。

  妈急得不得了,我也愣着忘了哭。

  这大晚上的,王谦能上哪去呢?

  再说了,他一个大活人,刚刚还在我们身边,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?

  到家之后,我给老公打电话,商量怎么找孩子,爸妈给亲戚们打电话,追问王谦的下落。

  三个人正焦头烂额的时候,门外响起了几声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,妈一打开门,“啊呀”的一声惊呼了出来。

  门外正站在王谦,手里还拉着楠楠。

  原来,在游乐场门口的时候,王谦看我和爸妈哭哭啼啼拉拉扯扯,就一个人去最近的派出所报案,没想到竟然在派出所里见到了楠楠。

  楠楠说,她把舅舅弄丢了之后,走了很多地方也没有找到。

  她怕舅舅遇到坏人,就去找路边的警察叔叔帮忙了。

  听着楠楠充满稚气的声音,我喜极而泣,抱着楠楠舍不得松手。

  虽然楠楠已经找回,但我心中存了芥蒂,以后恐怕再也不能把楠楠交给王谦了。

  过了一个月,爸妈打电话叫我回家吃饭,饭桌上一落座,我看到家里多了个陌生的清秀姑娘。

  爸妈笑呵呵地给我介绍,这是弟弟交往了两个多月的女朋友,名叫小玉,今天第一次上门,以后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。

  小玉很腼腆,红着脸管我叫了一声“姐”,羞答答地和弟弟相视一笑,俩人果然是在热恋之中。

  饭吃到一半,妈问我,幼儿园最近是不是要招幼师。

  我一愣,随口答道,没有啊,园里上周刚来了两个新老师。

  妈笑着给我夹了一筷子菜,说:“你看你看,这不就是在招吗,你帮着打问打问,小玉也是学幼师的,这孩子机灵,去了指定能干好。”

  我一呆,当下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妈这样子一点都不像让我“帮忙试试”,倒像是这事已经成了似的。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给妈泼这个凉水,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,妈又夸开了小玉,一连串的溢美之词直说得小玉双颊红晕、面若桃花。

  我把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试试就试试吧。

  我想起上次王谦找回楠楠的事,不管那件事的起因是什么,现在楠楠重新回到了我身边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可我没想到,自己一番好意,竟然又起波澜。

  约好面试的那天,园长给我打电话,不是约的下午两点吗,怎么过了半个小时人还没来?

  我一听顿时慌了,我在幼儿园工作了四年,平时最得园长器重,小玉这次面试机会完全是园长冲着我的面子给的,她要是放鸽子,那可害惨了我!

  我连忙给小玉打电话,一连好几个,打过去全都没人接!

  我火气越来越大,联系不到小玉,那只好给王谦打电话了。

  不料这对小情侣跟说好了似的,双双玩起了失踪!

  我不住地跟园长赔礼道歉,园长大度的表示没事,但语气中的不悦却是清清楚楚。

  我憋的像个火球儿,直到下午四点,王谦才给我回过电话来。

  一连串的对不起之后,王谦告诉我,小玉上职高的弟弟在学校打架了。

  小玉爸妈都在县里,弟弟是住宿生,接到老师的电话后,小玉和他立刻就赶过去了,一直处理到现在。

  我“啪”的一声把电话拍在桌子上,不想听他后面的解释。

  不管什么原因,这件事已经给我造成了损失,他们现在说几句对不起,园长对我的负面印象就能消除了?

  我为自己的多管闲事后悔不已,发誓以后再也不管王谦和小玉的事了。

  真没想到,一个星期之后,妈居然打来电话,问我答应了的事为什么不兑现。

  我把小玉放鸽子的事说了一遍,妈在电话里不以为然地说:

  “我当多大点事呢,小玉爸妈都在县里,弟弟有了事不找她找谁,她那事啊,情有可原!”

  “我可告诉你,小玉这孩子我一眼就相中了,模样好看不说,人还勤快老实,她是你未来的弟媳妇,你必须得帮她!”

  

  我听得瞠目结舌,在电话里一口拒绝。

  上次的事已经让我在园长面前抹不开面子了,说什么也不能再挖坑自己跳。

  妈见我态度坚决,当下勃然大怒,在电话里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  这次电话里吵翻之后,妈对我的态度一落千丈,每次回家都对我爱理不理的。

  我不明白,同样是亲生的孩子,为何我和弟弟的待遇就差这么多。

  难道我连弟弟的女朋友都比不上?还不如一个小玉吗?

  又过了几个月,王谦与小玉的事基本上定下来了,婚期在即,两家人都在准备婚事。

  妈对王谦的婚事格外上心,婚房早就在市里买好了,车也给他们配了。

  小玉虽然家在县里,但为了显示我们家的诚意,也给了足足十二万的彩礼。

  跟我出嫁时的嫁妆相比,王谦这婚结的可谓铺张之极。

  王谦和小玉的婚期在五月一日,头一天晚上我特意早睡,就为了第二天能早点过去帮忙。

  谁知道晚上我起夜时,一摸楠楠,这孩子竟然发起了高烧。

  摸着孩子滚烫的小脸,我顾不得深更半夜,推醒老公就往医院赶。

  打了一宿的点滴后,第二天早上楠楠的体温终于有所下降,但孩子尚不能立刻出院,我自然也不能离开她。

  无奈之下,我一个电话打给爸爸,向他说了楠楠的情况。

  还好爸爸很理解,还劝我不要着急,赶不过去也没关系。

  楠楠在医院挂了两天水,出院之后,我立即赶到弟弟新房去恭贺他们的新婚。

  弟弟正热情地招呼着我,妈却在旁边冷哼一声:“弟弟结婚都不来,真是个大忙人。”

 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我问她:“妈,那天楠楠发烧住院,爸不是已经告诉您了吗?难道您想让楠楠自己在医院打点滴啊?”

  妈撇了撇嘴,脸上仍旧满是不屑,一边嘟囔,一边往王谦和小玉的卧室走:“早不烧晚不烧,这病可真会赶时候......”

  我不明白,做姥姥的怎么会一丁点都不疼自己的外孙女。

  正准备继续跟她说道说道,王谦却过来拦着我岔开了话题。

  我瞅瞅小玉,她也跟妈进了屋。

  不知是不是因为进幼儿园的事她对我心存芥蒂,现在见了我她基本就没几句话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竟然感觉这个家不欢迎我了。

  

  

  很快,楠楠的问题就分散了我的注意力,我没有心思去和娘家计较那些琐碎的不愉快了。

  随着孩子越来越大,我和老公开始考虑把现在的房子卖了,再买一套学区房。

  

  这事得在孩子上小学之前办清,时间不多,但我和老公手头上的钱还远远不够。

  我和老公商量了一下,学区房是一定要买的,我们必须得给楠楠最好的教育。

  眼下也只能是老公问他爸妈借一些,我问我爸妈借一些了。

  周六的时候,我提着给爸妈买的按摩仪和保健品回了娘家。

  这次回娘家我竟意外得知,家里的老房子拆迁了。

  我家在村里还有三间老屋,这次拆迁,是按面积给补偿款的。

  

  我心里暗暗窃喜,看来给楠楠买学区房的事有戏!

  我把学区房的计划告诉了爸爸,爸爸沉默了一会儿,说:

  “你和杨成想得对,孩子的学习与择校都是大事,我和你妈会支持你们的。”

  我喜笑颜开,特意叮嘱爸爸:“您和妈的心意我都明白,但是妈平时毕竟偏爱弟弟多一点,这事还得您跟我妈好好说说,省得她不同意。”

  爸爸一挥手,对我说:“你放心吧,我跟你妈说,这是孩子上学的事,她咋会不同意!”

  又过了一周,我给爸爸打电话。

  爸爸语气轻松,告诉我妈,已经快要被他说动了,过不了多久就把二十万借给我们。

  我预计着时间差不多了,就挑了一天再次来到了爸妈这里。

  没想到这次一进门,我就看到王谦和小玉也在这儿。

  弟弟和爸爸聊天,小玉和妈在厨房里做饭,说是一家人吃饭吧,却又没人通知我,我不由得面上有些尴尬。

  爸爸看到我,脸色变了变,随即又像往常一样,热情地招呼我过去坐。

  我坐下来,嗔怪王谦:“来爸妈这吃饭也不叫上我,咋啦,结了婚还和姐生疏啦?”

  王谦爽朗一笑,说:“姐你这是说哪的话?今天爸妈陪着我们去签合同,这才刚刚到家。”

  爸爸轻咳一声,既像是暗示又像是掩饰,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脑海里升起。

  

  我笑着问王谦:“签啥合同啊?”

  王谦毫无防备地说:“姐你还不知道呢?家里的老宅子拆迁,爸妈给我和小玉买了套学区房,这不是正赶上房价便宜吗,再说早晚也用得上。我还以为爸妈早告诉你了。”

  王谦这几句如话家常,我的笑意却一点一滴地冻在了脸上。

  我倏地站起来,直勾勾地看着爸爸:“爸,您不是说妈同意借我和杨成二十万了吗?钱呢?”

  爸爸皱了下眉,最终叹了口气,默不作声。

  王谦看出气氛不对,但他不明就里,茫然地对我说:“什么二十万啊?姐,你别着急,先坐下来说话。”

  我没理他,接着说:“爸,您开口说句话啊!钱没了是不是?都给王谦买房了是不是?这都是我妈的主意是不是?”

  我一句比一句愤怒,一句比一句声音响亮。

  妈和小玉在厨房听见动静,也都跑出来,一看到这幅场面,妈瞬间就明白了。

  “不错,拆迁款都给你弟弟买房了!我们刚刚看好的学区房,位置好,环境好,价钱又合适,咋不能买?错过这个机会,以后你给你弟弟买是咋的?”

  看着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,我也瞬间爆发:

  “弟弟和小玉还没见个动静,楠楠眼瞅着这一两年就要上小学,哪边着急您看不着吗?再说了,我跟您借钱的事早就提了,您不同意也别瞒着我啊,我要知道您铁了心不借,我和杨成早就去另想办法了!”

  妈听了我一通嚷嚷,早就涨红了脸,一叉腰大喊大叫:

  

  “我的钱我想给谁就给谁,我就是要给王谦买套学区房咋了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打什么时候就开始惦记那点拆迁款了?我告诉你,王谦可没你那些弯弯绕绕的心眼儿!”

  我委屈极了,天地可鉴,我不过是想给楠楠买套学区房,管妈借点钱而已。

  现在竟变成为了拆迁款蓄谋已久、不择手段的不孝女!

  我的眼泪涨满了眼眶,胸口也是又酸又疼。

  我不吵了也不闹了,平平静静地说:

  “爸,妈,你们放心,这笔拆迁款我一分一厘都不会要了,您二老铁了心都给王谦,我无话可说。”

  我拿起手提包,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说了一句:

  “从今以后,我和这个家也没有什么关系了,所有的东西你们都给王谦吧,您二老再也不用担心我会惦记了。”

  王谦追了出来,可我不会再听他的任何劝了。

  给楠楠看好的学区房最终没有买成,王谦曾私底下给我转过钱,我没收,我不会再要他们一分钱。

  我和杨成手上有一些钱,杨成又找他爸妈凑了一些,剩下的我们正犹豫着是借还是去银行贷。

  我俩都爱纠结,没过多久,那套看好的房子就已经售出了。

  与心仪的学区房失之交臂的事情,就像我心头的一根刺,时时提醒着我,我的原生家庭是多么的薄情寡义。

  这年年底,我头一次没有回家,从除夕到大年初七,都是在杨成家过的。

  爸爸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,有一次他在电话里对我说:

  你妈早就后悔了,她都奔七十的人了,你还跟她较什么劲呢?

  我无言。

  从小到大,妈偏爱弟弟的事情不计其数,只是这一次,让我彻底看清了,她心里压根儿就没我这个女儿。

  

  又过了大半年,我在幼儿园里刚刚开完会,突然接到妈打来的电话,稍稍一愣,我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我们在市第二中心医院,小玉快不行了,你快点,快点......”

  妈在电话里又哭又嚎,我来不及细细反应,急忙请了假往医院赶。

  路上没有堵车,我很快到了医院,小玉在手术室里,爸妈和弟弟都在外面等候。

  我竟不知道,小玉什么时候怀上的身孕,如今居然都要生了!

  见我一到,爸妈同时凑上来,他俩争先恐后抢着说,我终于听明白了。

  原来小玉体质太弱,本就不易受孕,这十个月他们处处小心。

  不成想到了分娩这天还是大出血,小玉前面有一个孕妇赶巧也是大出血,医院血库快要不够了,小玉危在旦夕。

  妈突然想到,我和小玉血型相同,当下就打电话把我叫了过来。

  我犹如被人泼了一头冷水,从头凉到脚。

  我冷笑一声,说:“妈,这都一年多了,您一句话都没跟我说过,今天您主动给我打的第一个电话,竟是要我来给您的儿媳妇输血!”

  妈呆了一呆,随即说道:“小柔,妈知道你恨我,可你看在我们没有血缘关系、爸妈仍然把你养到这么大的份上,你今天也一定要救救小玉!”

  这话像一道雷,顿时把我劈愣在原地。

  爸爸扯了扯妈的胳膊,被妈一把甩开,妈咆哮着:

  “今天我就是要让她知道个明白,难不成你要看着小玉死在医院吗?”

  我的大脑里还在嗡嗡作响,这消息来得太突然,我竟半天都没法冷静地思考。

  妈没说几句话,就把我推了进去,直到给小玉输完血,我才恍恍惚惚有了点意识。

  妈没骗我,所有的真相,这一天她都给我说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王谦是爸妈的亲生儿子,而我却是爸爸亡故战友的女儿。

  当年,爸爸和老战友分配了工作,俩人都在一个单位,我出生以后,爸爸还来喝过我的满月酒。

  然而谁能想到,意外来临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会打。

  在我快满五个月的时候,我的亲生父亲死于一场车祸。

  

  妈妈在一个下午,以“有事出门,帮忙照看”为由,把我交给了现在的爸妈,从此一去不回了。

  妈对我说:“这些年来,你爸总说你身世可怜,不让我委屈了你。你上学时,凡是给王谦买的,也必定给你买一份;你出嫁时,家里出了八万八的嫁妆。就连那笔拆迁款,你爸也是打算给你一份的。”

  “但那个时候小玉已经在备孕,又正好碰上了合适的学区房,是我拿主意先买了那套房。”

  “因为这个,你跟我们断绝了关系,我不恨你,可这么多年我自认也没亏待你。”

  

  “不过今天是你救了小玉,我和你爸都从心底里感激你,将来我和你爸一入土,现在我们住的这套房子,就是你们姐弟俩的了。”

  

  “妈!”妈话未说完,我一把环抱住她,放声大哭。

  这么多年,我的委屈和不忿,妈的隐忍和偏爱,爸的包容和调和,至此终于有了一个解释。

  无论如何,爸妈当年决定抚养我而不是抛弃我,他们已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

  知道真相以后,我有愧疚、有感激,更多的是我决定以后要放下心中的怨与愤,好好孝顺爸妈,报答他们二老多年的养育之恩。

  无论以后家里的房子给谁、财产给谁,爸妈永远是我的亲爸妈,王谦永远是我的亲弟弟,我们一家人永远不会被拆散。

  也许你还想看:

  意外去世的表姐,成了我的噩梦

  为了五万块,我给别人生了一个孩子

文章标题: 母亲不借钱给我买房,却要我给她儿媳妇输血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meiyatt.com/jingdianmeiwen/110763.html
文章标签:给我  儿媳妇  给她

[母亲不借钱给我买房,却要我给她儿媳妇输血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