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有一种幸福叫厮守

时间: 2018-10-21 06:00:00 | 作者:木子杉杉 | 来源: 美雅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有一种幸福叫厮守

  父亲和母亲是相亲认识的。

  那个时候,正是改革开放的时期,虽说是改革开放,可是父亲和母亲所在的地方还远远不到可以被“改革开放”的地步。

  父亲家里兄弟姐妹很多,我奶奶可是称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,父亲的兄弟姐妹加起来一共十三个,套用一句现如今广告上的通用词汇:手拉手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半圈。

  当然,这只是夸张的说法。

  父亲家在农村,那个时候的农村,大家都差不多,吃穿都成问题。奶奶生的多,自然挨饿受冻的孩子也多,父亲从小学习成绩就好,门门功课都能拿全校第一。可惜,家里条件的限制,父亲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彻底与学校“saygoodbye”了。

  父亲退学之后就跟着大伯他们一起,上山挖野菜、拾柴火、打野兔。当然,父亲比大伯小好几岁,都是大伯说干啥,他就跟着干啥。

  很快地,大伯二伯还有几个年长的姑姑们都结婚的结婚,出嫁的出嫁,而父亲也从一个对什么都懵懂无知的少年长成了二十岁的小伙子,个人的婚姻问题成了奶奶发愁的首要对象。

  而母亲,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父亲相中的。

  母亲也是农村人,温婉贤惠,整天惦记着家里的庄稼。当时的母亲,才貌双无,经过邻村姑奶奶的介绍,将父亲领到了母亲的身边。

  “当时我跟你爸,就见了几次面,然后事儿就定下了。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点儿连她都没有发现的娇羞。

  “那我爸呢?他什么态度呀?”

  “你爸?你爸能说上我这样的媳妇儿已经不错了,他还有啥挑剔的,我自问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儿,每年都和你爸回山上去看看你奶奶,帮她做做饭、蒸一下馒头,不像其他的儿媳妇,几年都不回家看看老人家。”

  “你妈说的也确实是真的,反正咱不管别人如何如何,咱自己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,管人家怎样啊!”妈的话得到了父亲的一致认可。

  说实话,父亲母亲从认识到结婚这二十多年来,我很少看到他们吵架,似乎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。

 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次就是,大约在我五岁那年,父亲母亲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吵的很凶,那个时候,哥哥住在外婆家,我在母亲的家里,好像是父亲很生气,把衣柜门打开,准备收拾东西离家出走。

  忘记说了,父亲是招赘在母亲家的,因为父亲的兄弟姐妹都很多,家里没有多余的钱来给父亲准备新房。而外婆家里只有母亲和我的大姨两个女儿,大姨比母亲大九岁,母亲认识父亲的时候,大姨早就嫁给了我的大姨夫,大姨夫家在城市郊区,所以外婆外公就决定让母亲留在农村的家里,准备招上门女婿。

  父亲和母亲吵架了,父亲要离开家,在衣柜找衣服的时候,边找边赌气说着,“我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这时母亲从身后紧紧地抱住父亲,用带着浓重哭腔的声音说:“我不让你走,就是不让你走……”

  后来,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,父亲没有再收拾东西,也没有再说要离开这个家的话。整个卧室静悄悄的,母亲坐在床的另一边默默地哭泣,父亲坐在椅子上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当时的我,大气不敢出一口,嗫嚅着:“爸爸,妈妈,你们别吵了,我不想你们吵架,也不想爸爸走。”

  母亲还是没抬头。倒是父亲开口了。

  “珊珊,要是爸爸走了,你是跟爸爸还是跟妈妈?”

  “我跟爸爸。”

  “我的珊珊真乖。”

  我记得特别清楚,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,父亲哭了,紧接着就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  再后来,我累了,就这样在父亲怀里睡着了。

 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,一大早起来,只看到母亲在厨房忙碌,父亲却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我心里忐忑不安,赶紧问母亲。

  “妈妈,我爸爸呢?”

  “你爸下地干活了,一会儿就回来吃饭。”

  母亲的声音和平时的一样,这让我顿时怀疑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,只是母亲红肿的眼睛还是泄漏了一丝痕迹。

  直到父亲回来吃饭,我才打消了心里的疑虑。

  之后的几天,父亲和母亲又恢复到以前和睦相处的状态,这让我一度认为,父亲母亲原来还是彼此的舍不得对方,父亲没有在提几家出走的事情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。

  后来,我和哥哥到邻近的村子上了小学,到三年级的时候,又走十里的山路去我们的大队上去读书,再后来,又到了城里去读了初中、高中。

  我们上学的十几年,我再也没有看到过父亲和母亲吵过架。

  2019年,在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,我的手机不小心被我弄掉进厕所了,在我这样的家庭里,手机对我们来说,已经算是一件奢侈品了。当时我感觉整个人都好了,下了铃声一响起,我就跑到学校的公共电话室打电话给家里,电话接通的那一刻,一开口,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。

  “爸,妈,我的手机掉厕所,以后你们就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  父亲母亲当时都在地里干活,听了我的话,没有说别的,直接就是安慰我。

  “掉了就掉了,你别多想,好好考试,准备高考就行,高考完了,我们再给你买一个更好的。”父亲的话让我反而觉得更加难受。

  又听到旁边母亲传来的附和声,“就是,别想太多了,先考试,那个,手机掉了是不是就弄不出来了……”

  “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嘛,那不是相当于手机进水了,肯定不能用了。”

  母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父亲打断了。接下来,他们又说了些什么,我已经记不清除了,后来上课铃声响了,我匆匆挂了电话,回到教室继续上课。

  第二天,父亲和母亲就一起来看我了,中午一放学,刚下楼我就看到了父亲和母亲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,岁月无情地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,可是却掩饰不住他们早已深入骨髓的默契。

  “给你带了饭还有樱桃,先去吃饭,其他就别想了。”刚走近他们,母亲就开口道。

  父亲没有怎么说话,只是附和着母亲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其实我已经释怀了,也不像前一天那么难受了。

  送走了父亲母亲,我再也没有想过手机这件事,一头扎进高考的冲刺阶段。

  2019年六月,我落榜了,二话没说,重拾行囊,加入了复习的队伍。

  2019六月,高考再一次失利,因为报志愿的问题,我再一  父亲和母亲是相亲认识的。

  那个时候,正是改革开放的时期,虽说是改革开放,可是父亲和母亲所在的地方还远远不到可以被“改革开放”的地步。

  父亲家里兄弟姐妹很多,我奶奶可是称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,父亲的兄弟姐妹加起来一共十三个,套用一句现如今广告上的通用词汇:手拉手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半圈。

  当然,这只是夸张的说法。

  父亲家在农村,那个时候的农村,大家都差不多,吃穿都成问题。奶奶生的多,自然挨饿受冻的孩子也多,父亲从小学习成绩就好,门门功课都能拿全校第一。可惜,家里条件的限制,父亲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彻底与学校“saygoodbye”了。

  父亲退学之后就跟着大伯他们一起,上山挖野菜、拾柴火、打野兔。当然,父亲比大伯小好几岁,都是大伯说干啥,他就跟着干啥。

  很快地,大伯二伯还有几个年长的姑姑们都结婚的结婚,出嫁的出嫁,而父亲也从一个对什么都懵懂无知的少年长成了二十岁的小伙子,个人的婚姻问题成了奶奶发愁的首要对象。

  而母亲,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父亲相中的。

  母亲也是农村人,温婉贤惠,整天惦记着家里的庄稼(美文网 )。当时的母亲,才貌双无,经过邻村姑奶奶的介绍,将父亲领到了母亲的身边。

  “当时我跟你爸,就见了几次面,然后事儿就定下了。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点儿连她都没有发现的娇羞。

  “那我爸呢?他什么态度呀?”

  “你爸?你爸能说上我这样的媳妇儿已经不错了,他还有啥挑剔的,我自问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儿,每年都和你爸回山上去看看你奶奶,帮她做做饭、蒸一下馒头,不像其他的儿媳妇,几年都不回家看看老人家。”

  “你妈说的也确实是真的,反正咱不管别人如何如何,咱自己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,管人家怎样啊!”妈的话得到了父亲的一致认可。

  说实话,父亲母亲从认识到结婚这二十多年来,我很少看到他们吵架,似乎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。

 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次就是,大约在我五岁那年,父亲母亲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吵的很凶,那个时候,哥哥住在外婆家,我在母亲的家里,好像是父亲很生气,把衣柜门打开,准备收拾东西离家出走。

  忘记说了,父亲是招赘在母亲家的,因为父亲的兄弟姐妹都很多,家里没有多余的钱来给父亲准备新房。而外婆家里只有母亲和我的大姨两个女儿,大姨比母亲大九岁,母亲认识父亲的时候,大姨早就嫁给了我的大姨夫,大姨夫家在城市郊区,所以外婆外公就决定让母亲留在农村的家里,准备招上门女婿。

  父亲和母亲吵架了,父亲要离开家,在衣柜找衣服的时候,边找边赌气说着,“我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这时母亲从身后紧紧地抱住父亲,用带着浓重哭腔的声音说:“我不让你走,就是不让你走……”

  后来,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,父亲没有再收拾东西,也没有再说要离开这个家的话。整个卧室静悄悄的,母亲坐在床的另一边默默地哭泣,父亲坐在椅子上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当时的我,大气不敢出一口,嗫嚅着:“爸爸,妈妈,你们别吵了,我不想你们吵架,也不想爸爸走。”

  母亲还是没抬头。倒是父亲开口了。

  “珊珊,要是爸爸走了,你是跟爸爸还是跟妈妈?”

  “我跟爸爸。”

  “我的珊珊真乖。”

  我记得特别清楚,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,父亲哭了,紧接着就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  再后来,我累了,就这样在父亲怀里睡着了。

 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,一大早起来,只看到母亲在厨房忙碌,父亲却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我心里忐忑不安,赶紧问母亲。

  “妈妈,我爸爸呢?”

  “你爸下地干活了,一会儿就回来吃饭。”

  母亲的声音和平时的一样,这让我顿时怀疑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,只是母亲红肿的眼睛还是泄漏了一丝痕迹。

  直到父亲回来吃饭,我才打消了心里的疑虑。

  之后的几天,父亲和母亲又恢复到以前和睦相处的状态,这让我一度认为,父亲母亲原来还是彼此的舍不得对方,父亲没有在提几家出走的事情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。

  后来,我和哥哥到邻近的村子上了小学,到三年级的时候,又走十里的山路去我们的大队上去读书,再后来,又到了城里去读了初中、高中。

  我们上学的十几年,我再也没有看到过父亲和母亲吵过架。

  2019年,在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,我的手机不小心被我弄掉进厕所了,在我这样的家庭里,手机对我们来说,已经算是一件奢侈品了。当时我感觉整个人都好了,下了铃声一响起,我就跑到学校的公共电话室打电话给家里,电话接通的那一刻,一开口,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。

  “爸,妈,我的手机掉厕所,以后你们就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  父亲母亲当时都在地里干活,听了我的话,没有说别的,直接就是安慰我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“掉了就掉了,你别多想,好好考试,准备高考就行,高考完了,我们再给你买一个更好的。”父亲的话让我反而觉得更加难受。

  又听到旁边母亲传来的附和声,“就是,别想太多了,先考试,那个,手机掉了是不是就弄不出来了……”

  “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嘛,那不是相当于手机进水了,肯定不能用了。”

  母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父亲打断了。接下来,他们又说了些什么,我已经记不清除了,后来上课铃声响了,我匆匆挂了电话,回到教室继续上课。

  第二天,父亲和母亲就一起来看我了,中午一放学,刚下楼我就看到了父亲和母亲。

  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,岁月无情地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,可是却掩饰不住他们早已深入骨髓的默契。

  “给你带了饭还有樱桃,先去吃饭,其他就别想了。”刚走近他们,母亲就开口道。

  父亲没有怎么说话,只是附和着母亲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其实我已经释怀了,也不像前一天那么难受了。

  送走了父亲母亲,我再也没有想过手机这件事,一头扎进高考的冲刺阶段。

  2019年六月,我落榜了,二话没说,重拾行囊,加入了复习的队伍。

  2019六月,高考再一次失利,因为报志愿的问题,我再一  次背上行囊重回复习的大军。

  2019年九月,我终于走进了我所期待已久的大学。

  上了大学之后,回家的次数更少了,每逢节假日,我都会回家一趟,不为什么,只是一种习惯。

  以前的我很烦母亲的唠叨,但是现在,我却喜欢上了这种唠叨,看着母亲一边唠唠叨叨,一边为我准备好吃的饭菜,这种感觉很微妙,不由自主的心里就觉得特别温馨。看着母亲有时候对着父亲和我发脾气,老实憨厚的父亲只是一笑了之,和我一起说笑话,逗的母亲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就笑出声来,接着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说我跟父亲,“你们爷俩真是没个正经。”

  而这些话只是让我和父亲对视一眼,然后默契地笑而不语。

  我时常会问母亲,“妈,你给我说说你和我爸的爱情史呗。”

  “有什么好说的,跟你爸在一起都二十多年了,现在你俩也长大了,将来我跟你爸就少种点儿地,我们俩在农村,你们都出去了,到时候别忘了我跟你爸这俩老的就行。”

  “你看看你妈,老是说这些有的没的,那俩孩子还能不给你养老了不成?老是说这些扰乱军心的话。”

  父亲很不赞同母亲的话,而母亲,听到父亲的反驳,只是眼里闪着泪光,然后就低头不语。

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母亲现在年纪大了,越来越变得多愁善感,哥哥每个月一次的问候电话都能让母亲潸然泪下。我在外地求学,只有父亲对待母亲是无限的包容和谅解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周一次的电话,可以和母亲多说几句话,借此来舒缓母亲内心的抑郁而已。

  母亲和父亲,就像是两条藤蔓,从相识,到相知,再到相恋,最后厮守,过程很平淡,但是,我却从中看到了另一种幸福。

文章标题: 有一种幸福叫厮守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meiyatt.com/gushi/22502.html

[有一种幸福叫厮守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